第337章 竞彩串子容错表

上一章
ios下载平台
返回目录
下载推荐
下一章
安装说明
加入书架
特色安全
贾仁达听了刘大明的解释,也算是有几分明白刘大明此时的心态,瞧着刘大明那坚定的眼神,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中国人的传统思想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刘大明在这方面的心结他是心知肚明的,每每同学一块吃饭的时候,刘大明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老子现在什么都有了,就差一个儿子。

董云霄因为聚众斗殴,被拘留一个星期。这个时候,王娟乘机主动提出离婚,理由很简单,董云霄不是过日子的人,整天打打杀杀的,这样的生活自己不适应。谁都知道,这不过是借口,可是董云霄确实被拘留了。

不管刘大明的目的是什么,邱大姐现在并不想在表面上跟刘大明闹翻,毕竟刘大明发改委主管内外事务的副主任,在没有扳倒刘大明之前,为了一个小小的秦书凯,让自己变成了刘大明的眼中钉肉中刺,那才是得不偿失。

即便是在官场混迹多年的刘大明,此刻也很难保持内心的平静,他没想到自己在处理王娟一事上竟然百密一疏,漏掉了对秦书凯这个小人物的关注,现在这条小鱼竟然也想要闹出一番大浪来,自己得赶紧想办法应付才行啊。

刘大明哪里知道王娟不过是为了弄掉孩子找个理由,他真把王娟提出的要求当成大事来办了,在他的心里认为,只要是顺着王娟的意思把这件事给办成了,自己就有了生儿子的希望。

官场成精的刘大明哪里会轻易放过巴结上已经当了领导的老同学机会,会议结束后,他立即准备了不菲的礼物,去贾仁达的办公室拜访了一番,这条感情线就算是重新链接上了。

刘大明介绍完情况后,哀求的口气说,贾仁达,你知道我家几代单传,到了我这代,老婆生的又是闺女,我老刘家到底是不是要绝后,就看你贾仁达肯不肯高抬贵手了,只要你帮王娟调动了工作,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看着柳橙走进房间,秦书凯很是忧闷,***,这是什么世道,后来想到王娟说尽快还自己清白的事情,也就回到了房间。隔壁,李成万和女人还是啪啪的动作,秦书凯恨不得把这个李成万拉下来,自己上去运动一会儿。

“不要***翘尾巴,是不是上过了,要不以后直接搬到隔壁去住了,这样我晚上也方便!”李成万就是要知道两人到底是什么地步。“凭什么啊,这可是政府统一安排的住处,我住在这里可是我的权利,是不是我在这里影响你他妈晚上和吕婷日逼!”

最近几天,秦书凯的日子过的相当轻松,这反而让秦书凯有点不习惯。本来,每天自己就像是上足了弦的发条,每天都在高速运转着,现在突然歇下来,什么事情都没有,整个人的状态就松懈了下来,人反而觉的没精神。

田主任今年五十一了,这年纪不上不下,提拔肯定是难度很大了,在主任的位置上干几年退休倒是有可能的,正因为看明白了这一点,田主任从今年开始,关注点始终在一些去外地考察之类的工作上,有道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真等到退休的那一天,想要出去公费游玩,可就要自己掏腰包了,田主任心里现在相当拎得清,所以他把单位里的事情大多交代到副主任刘大明手里,自己则成了经常在外“考察”的甩手掌柜。

  发改委的办公楼一如既往的寂静,办公室的一干人等趁着今天领导都不在家,山中无老虎猴子也称王起来,有好几个办事员都不在岗,也不知道溜到哪里去找人聊天了。
  刘大明一路看了几个办公室的办公情况,心里不由有些来火,这帮兔崽子,只要领导稍微放松一些,立即就开始掉链子了。
  刘大明打算把几个科室的负责人都叫到自己办公室来好好的教训一顿,下属表现不好,跟科室领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无关系,科室领导要是把自己的责任全都肩负起来,这帮底下人能有这么大的胆子?
  日期:2015-10-09 12:55

  正准备让手下打电话通知科长们开会,办公室的门被谁敲响了,刘大明冲着门口说了句,进来!
  办公室的门开了一条缝,挤进来的脑袋却是副科长陆长生。
  陆长生上次是在刘大明的手里被提拔为副科长的,尽管私底下陆长生也送了些礼物给刘大明,但送礼的人多了去了,刘大明副主任给面子就是自己莫大的荣幸,因此陆长生算是刘大明心目中的自己人,这小伙子也挺机灵的,在办公室内外听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都会及时向刘大明汇报,成了刘大明在发改委可靠的耳目。
  见办公室里只有刘主任一个人,陆长生赶紧腆笑着挤进门里,又转身把门关紧说,刘主任,你回来了。这句话里面的含义那就是找过你,你不在。

  刘大明问,有事情?
  陆长生很是献媚的说,有件事要向您汇报一下。
  刘大明伸手指了一下办公室沙发,冲着陆长生不见外的口气说了声,坐下说吧。陆长生赶紧点头哈腰的坐下后,两眼望着刘大明一时不知从何说起的模样。
  按照机关的规矩,陆长生这个副科长要汇报工作,应该先向顶头上司邱科长汇报,再由邱科长向分管发改委各项内务事宜的刘大明副主任汇报,这是一种程序,也是一种显示各级领导官阶高低不同的形式,现在陆长生直接向刘大明汇报工作却是刘大明私底下特批过的。
  刘大明在一次饭局结束后,曾经借着三分醉意把陆长生拉到一边说,以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可以直接向自己汇报,尤其是一些重要信息,不必经过办公室邱科长。
  陆长生头脑灵光的很,刘大明简单的嘱咐过后,他立即意识到这是自己成为领导圈内人的一个好机会,因此按照刘大明的吩咐,单位里只要出现一些风吹草动,无不及时向刘大明进言。

  今天的陆长生坐在沙发上,表情有种说不出的尴尬,那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让刘大明看着有些心急,他忍不住问道,小陆啊,跟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不好的消息?放心吧,但说无妨。

陆长生说,刘主任,你知道秦书凯这个人吧,你可要当心啊,秦书凯要到田主任面前告你的黑状呢。刘大明原本躺在椅子上的身体一下子直起来,他有些紧张的眼神盯着陆长生问道,好端端的,秦书凯为什么要告我的状?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我根本就不了解这个人啊?

面对王娟提出的离婚,董云霄的父亲也很是生气,不过想到既然儿子也想离婚,再说,董家也不能接受这样的女人,于是就同意了。董云霄出来后,就和王娟办理了手续。王娟跟董云霄办好了离婚手续,就找到了刘大明。

不管事情能不能做好,话是一定要想说圆满的,这是机关人的语言技巧。如果事情以后有好的改变,就说是自己运作的结果;如果不能改变,就说班子成员研究的事情,我一个人科长不参加党组会议,无法改变领导的意见;总之,托辞是早就准备好的,只是没到说的时候。

刘大明作势要跪下,被贾仁达一把拉住后,斥责的口气说,你这是干什么?威胁我吗?还是给我使苦肉计?你要是真心想要把那女人调动到市里来,少说也要有个市里的分管副市长发话才行,这样吧,你回去先准备准备,等我通知,得空我领里去拜访一下市里比较熟悉的一位副市长,只要他点头了,这事情就有希望。

普安市下辖六个县,每年想调动工作到市区来的人太多了,毕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现在帮人调到市区,好处费是惊人的,即便是对于刘大明这样的老同学,拎着两瓶酒就想要把事情办了,肯定是行不通的。

“在这个地方,我要让你跪,你就得跪!”董云霄抬起手,在秦书凯的脸上啪啪的轻拍了两下。
  秦书凯很是生气,***,在外面的时候,就应该对此人不留情,于是狠狠的伸腿踢了一脚。

陆长生说,刘主任,你知道秦书凯这个人吧,你可要当心啊,秦书凯要到田主任面前告你的黑状呢。刘大明原本躺在椅子上的身体一下子直起来,他有些紧张的眼神盯着陆长生问道,好端端的,秦书凯为什么要告我的状?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我根本就不了解这个人啊?

看着柳橙走进房间,秦书凯很是忧闷,***,这是什么世道,后来想到王娟说尽快还自己清白的事情,也就回到了房间。隔壁,李成万和女人还是啪啪的动作,秦书凯恨不得把这个李成万拉下来,自己上去运动一会儿。

陆长生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说,刘主任,这个事情我也是听秦书凯本人说的,这家伙嘴上没毛,说话不一定靠谱,要是有说的不对的地方,请刘主任千万别介意。

后来想到,现在能做的就是给李成华道歉,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从而把儿子弄出来那才是关键。秦书凯从派出所出来,很是感激柳橙。柳橙说,那个局长是自己哥哥的同学。

陆长生说到这里,瞧着刘大明的脸色已经从猪肝色变成了铁青色,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因为说话过多有些干涩的嘴唇继续汇报说,秦书凯说了,这件事要是田主任不给他一个说法,他会继续上告,直到把事情闹大,让所有人都知道真相为止。

秦书凯只好站在门外等,领导打电话,肯定不能进去,你去了,打扰领导煲电话粥的情绪,对你的印象肯定要打折扣,认为你是一个不知道规矩的人。

“我要是去告状的话,找哪位领导比较合适呢?”邱大姐见秦书凯话里的意思已经答应下来,不禁喜形于色,赶紧建议说,当然是先找咱们发改委的一把手田主任汇报情况啊,只要他为你做主,王娟就别想再诬赖你,真要是领导派人下来调查情况的时候,我作为你的科室负责人,也会实话实说,我就不信了,刘大明一个副主任还能一手遮天不成。

普安市下辖六个县,每年想调动工作到市区来的人太多了,毕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现在帮人调到市区,好处费是惊人的,即便是对于刘大明这样的老同学,拎着两瓶酒就想要把事情办了,肯定是行不通的。

虽然,大多数人的观点都说,物质不代表婚姻是否幸福的标准,但却还是挡不住不少女大学生,在父母的陪同下,没毕业就开始到婚姻介绍处登记,想要找个有钱、有房、有车、有型的“四有”男人嫁了的社会现实。

嘴上还是说,柳姐,那是没有的事情,我和你做邻居一年来,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柳橙笑着说,你的事情我哪儿知道,不过你现在名气大了,估计政府大院以后不知道你的人很少,哈哈,我就是问问。

贾仁达的话让刘大明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在机关里混的时间长了,贾仁达的回话在刘大明看来,就是要断了请他帮忙操作这件事的念头。无奈之下,刘大明一副乞求的口气说,贾仁达,咱们老同学一场,若不是兄弟这次遇上了难处,我也不会过来找你,我知道这件事难度大,你放心,该找人找人,该花钱花钱,只要是能把这件事给办成了,我刘大明以后为你老同学做牛做马,必定报答你的这份大恩情。

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口,秦书凯听见邱大姐正在跟谁煲着电话粥,见秦书凯要进门,赶紧放低了说话的语气,看情形电话的内容比较私密,邱大姐并不想被外人听见。

后来想到,现在能做的就是给李成华道歉,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从而把儿子弄出来那才是关键。秦书凯从派出所出来,很是感激柳橙。柳橙说,那个局长是自己哥哥的同学。

贾仁达一副心情不错的模样“呵呵”笑道,刘大明,大家都是老同学了,到我这里来还有什么好拘束的,想来就来,到了市里,还怕我没有好酒给你喝?刘大明赶紧摆手说,老同学误会了,我这不是有事想要请老同学帮忙却又一时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所以......。

看到这个漂亮的女人,秦书凯还是很有感觉的,心里就想为什么这个女人不结婚,自己是不是有希望。一边说话,一边遐想的时候,从外面进来两个穿着警服的人,到了秦书凯他们的前面,很是严肃的问,你是秦书凯是吧?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自己真要出手帮了这个忙,尽管根本就没占多大便宜,可到了部委会讨论的时候,别的同僚还是认为你已经拿了好处收了礼,贾仁达不想吃不到鱼,还要惹上一身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