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国产乡下三㚫片小电影

上一章
游戏活动
返回目录
下载游戏大厅大全
下一章
app下载平台
加入书架
是什么样的
这少丨妇丨说话时那妩媚的神情,那双能放电的眼睛,那张性.感丰润的粉唇,还有刚才我低头瞄见她粉色T恤下包裹的那对硕大浑圆的玉兔,整个人风情万种,散发着妩媚迷人的味道。

我虽然只是用余光偷偷扫了一眼张晓芬衬衣领口里的春.色,但那对活蹦乱跳的大白.兔随着车子颠簸下颤巍巍的晃动,让我的心不自觉的也随之晃动起来了,隔着薄软布料的那对温软玉兔不时的在我背轻轻碰触一下,那种滋味……简直无法言表。

经过办公走廊的时候,我站在主要领导干部的宣传栏找到了高启荣副局长的名字,照片的高副局长圆脸背头,颇有领导派头。

穆婉兰看着我,仿佛突然间看见了十多年前的初恋男友,在她怀孕后,却狠心甩了她的吴佳祥。我看穆婉兰的眼神好像不对,怎么凝了神、直勾勾的看着自己?靠,看的老子真是有点心慌意乱了,这女人不会是欲求不满吧?会不会扑来逆推啥的……

张晓芬霞飞双颊,忙推开他的手,扭.动着娇躯,半是威胁半是哀求地道:“小叶,别闹了,时间不早了哟,马我家娃儿要回来吃饭了,要是给邻居看见了,怎么得了?你老实一些,不然我赶你走了。”

“嗯,晓芬姐在哪里住呀?”我笑呵呵的问她,眼角余光扫了一下她的领口,随着公交车的颠簸,被胸罩包裹着的一对玉兔软软的晃动,像熟透了的蜜桃似得,看的人有点心慌意乱起来。

张晓芬的小孩才四五岁,跑出去玩耍了,到了她家,我在客厅里坐下来,她给我倒了杯水,去厨房做饭了。她既然能请自己来家里吃饭,我觉得这是个机会,张晓芬离婚两年了,她应该很长时间没有被滋润过了吧?

在电梯里我有点迫不及待的想捏她两把了,转过脸,用嘴试着在那水灵灵的脸蛋嘬了一口,小美女醉态朦胧的说道:“讨厌呢!”但也丝毫没抗拒我的意思。

宋嘉琪双颊绯红,妩媚地白了我一眼,催促道:“小泉,快去班吧,不要迟到,你以后要是当了大官,姐姐可有依靠了。”我笑了笑,凑趣的道:“嘉琪姐,对我有点信心嘛,区区大官,不过尔尔,何足挂齿哉!”

这少丨妇丨说话时那妩媚的神情,那双能放电的眼睛,那张性.感丰润的粉唇,还有刚才我低头瞄见她粉色T恤下包裹的那对硕大浑圆的玉兔,整个人风情万种,散发着妩媚迷人的味道。

张晓芬给我逗的笑了起来,“扑哧”一声,脸浮起从未见过的灿烂笑容,看起来居然那么的美丽。“你想啥呢?小叶,咋把车都坐过站了呀?”张晓芬笑毕,打趣的问我。“没想啥。”

走到门口时,小美女趴在我肩迷迷糊糊的说道:“我有车,你……你开我的车送……我。”这时我哪还顾得她的车啊,心急火燎的拦了个出租车,将她塞了进去,直奔简爱星期六连锁公寓酒店,等到了酒店大厅开房时,我才忘记自己带身份证了。

张晓芬给我逗的笑了起来,“扑哧”一声,脸浮起从未见过的灿烂笑容,看起来居然那么的美丽。“你想啥呢?小叶,咋把车都坐过站了呀?”张晓芬笑毕,打趣的问我。“没想啥。”

“嘉琪,难道你不想要一个孩子?难道你想被人嘲笑一辈子?”方正源也着急火了,音调陡然拔高了几度,连珠炮似地发问。“你,你……方正源,明明是你的问题,为什么要扯我?”宋嘉琪越说越气愤,声音也是越来越大,夫妻之间的争吵,也是越来越激烈。

我破门而入时,嘉琪姐的衣已经被撕扯掉,牛仔裤褪在了脚踝处,露出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破裂的蕾.丝小内内在腿弯处摇摆不定。

张晓芬的小孩才四五岁,跑出去玩耍了,到了她家,我在客厅里坐下来,她给我倒了杯水,去厨房做饭了。她既然能请自己来家里吃饭,我觉得这是个机会,张晓芬离婚两年了,她应该很长时间没有被滋润过了吧?

听我这么说,高启荣笑着点点头,揉了揉鬓角,说道:“小叶,我今天有点累,先休息一会儿,你在外面先熟悉一下局里的环境,没我允许,不要让其他人来敲我的房门。”我点了点头,说道:“好的,高局,我知道了。”

“我,那个……我是准备……我想关门,不是想那个……”我看着她结结巴巴的解释道,心里有点担忧,毕竟不知道这少丨妇丨脾气如何,要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她会不会在高启荣面前说我的坏话。

劲爆的音乐下,酒吧里的女人似乎我们男人要更加疯狂,狂乱的摇动着像蛇一样的身体,疯狂的晃动,美臀颤颤,秀发乱舞,看的我有点眼花缭乱的感觉。

丫的,真是傻叉!我心里暗自骂着自己。“我有身份证。”?小美女一脸醉态的拉开肩挎着的皮包,摸出了身份证递给了我。

于是我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好的,那请问怎么称呼您?”“我叫穆婉兰,你说我来找他了。”少丨妇丨说完,径直朝外走去,我恭敬的紧跟在她身后相送,刚走到门口,她突然又转过身来了,我由于跟的太紧,准备将她送出去关办公室门,双手举在半空。

听到屋里面两人的对话,我大吃一惊,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旋即发出一声苦笑。这几年我假期回家,偶尔听见宋叔叔和英阿姨嘀咕,说方正源和宋嘉琪之间争吵最多的事情是孩子,其次是方正源逐渐有点嗜赌成性,这几乎成了两人最大的心病。

我来劲儿了,揽着她背部的手慢慢滑向了她纤细的腰部,因为小美女被我架着,衣服朝挤在了一起,我很顺利的摸到了她那细嫩丝滑的肌肤,感觉像摸到了电源一样,一股麻酥酥的感觉,从指间登时传遍了全身。

我见张晓芬这略带暧昧又热情的眼神,一眼看穿了这个少丨妇丨寂寞骚动的心思。心里做了一番思量后,我鼓足了勇气,伸手揽住她的腰,瞄见她的两条腿分得很开,把右腿向前踏一大步,直插过去,放在她的腿间,下半身贴着她的屁股,显得侵略性十足。

见我进了屋子,宋建国把手一抬,招呼我坐下,满脸慈祥地问道:“小泉啊,最近怎么样,工作没什么压力吧?”我夹了一口菜,笑呵呵的道:“还行,刚班,暂时只是做些帮领导跑腿打杂的事情。”

妈妈留下的房子和他们的婚房很近,现在我分到了资源管理局工作,因为英阿姨家住的地方靠近乡镇,离市区较远,所以他们帮我将房子重新粉刷了一下,便于我居住。嘉琪姐犹豫了一下,点头道:“那好,我们一会在楼下碰面。”

宋建国脸笑容更浓,点头道:“那好,你可别看不起跑腿打杂的事情,要知道,领导能让你做这些,你别人多了一分机会,但也不能骄傲,可要扎扎实实地做事情。”“好的,我记住了。”我笑了笑,拉开椅子,规规矩矩地坐下,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耐烦。

妈妈留下的房子和他们的婚房很近,现在我分到了资源管理局工作,因为英阿姨家住的地方靠近乡镇,离市区较远,所以他们帮我将房子重新粉刷了一下,便于我居住。嘉琪姐犹豫了一下,点头道:“那好,我们一会在楼下碰面。”

“切磋切磋,谁怕谁!”张晓芬说完乜了我一眼,她的回答不禁让我怦然心动,笑嘻嘻地在旁边帮忙,眼角的余光不时地在她身瞄来瞄去。

一大早,这个叫穆婷婷的嫩妹子还躺在被窝里睡觉时,我起来了,看见自己的衣服皱巴巴的,于是我立马先赶回家,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出门去班,恰巧在经过嘉琪姐楼下时碰见了她,宋嘉琪病恹恹的,脸色有些苍白,似乎昨晚没有休息好。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英阿姨收留了我,等到妈妈的身后事刚办理完,她将我接回了家。英阿姨除了她老公宋建国之外,只有一个独生女儿宋嘉琪。嘉琪姐我大四岁,从小长得极为漂亮,是个远近闻名的大美人,身后追求者众多。

宋建国脸笑容更浓,点头道:“那好,你可别看不起跑腿打杂的事情,要知道,领导能让你做这些,你别人多了一分机会,但也不能骄傲,可要扎扎实实地做事情。”“好的,我记住了。”我笑了笑,拉开椅子,规规矩矩地坐下,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耐烦。

毕竟对方以后是我的领导了,见状,我过去扶住了高副局长的胳膊,笑着道:“高局,您慢点,小心。”高启荣喝的一脸通红,脸色油光泛亮,正讲着电话,笑呵呵的也没管扶他的人是谁。